西門子:借用互聯網打造全新制造模式_10

時間:2019-07-05 11:40?????? 來源: 領潔衛浴

  如果說西門子正在運用互聯網思維來改進自身的業務模式,那不少人會覺得這是在強拉硬扯炒概念。因為互聯網思維一詞是時下互聯網公司、IT公司熱炒的概念。但對于傳統制造業技術集大成者西門子而言,能多大程度的思考互聯網思維,在全球,包括在中國去實踐它呢?站在媒體視角觀察,本刊記者認為:西門子正在運用屬于它自己的互聯網思維,打造全新的制造業模式。這當然要從西門子的數字化工廠談起,從西門子近期完成的組織架構調整談起。

  2014年10月,是西門子2015財年的開始。西門子也對外宣布正式完成公司內部組織架構的調整,取消原來的業務領域層級,將原有的16個業務集團合并為9個,新組織架構將更加扁平。在西門子新的組織架構下,原有整合在一起的工業自動化及驅動技術業務重新分為數字化工廠集團與過程工業與驅動集團兩大業務,西門子股份公司數字化工廠集團首席執行官胡桉桐(AntonHuber)先生在接受采訪時告訴記者說:每一次重組,都有重組的目標。沒有人能保證每次組織架構的調整都能面面俱到,十全十美,關鍵的是,我們要采取我們認為能夠服務于我們目標,創造出我們預期價值的最好方式去實踐它,這就是當今組織架構調整的意義。

  在西門子最新的戰略中,電氣化、自動化、數字化是其三大業務核心。電氣化更多涉及到其新架構中電力能源有關的業務,而毋庸置疑,西門子對于其核心的自動化業務是極其看重的。在新的組織架構中,西門子打破了原來的自動化業務架構,將面向離散制造業和過程工業的業務相對獨立出來,形成了數字化工廠集團,過程工業與驅動集團兩大業務集團。這迎合了離散制造業與過程工業對于自動化方案在需求上的明顯差異。而數字化工廠集團這個名字也讓人意識到,西門子已經旗幟鮮明地將其在離散制造業的自動化業務目標數字化工廠做為集團名稱而貫徹執行了。

  數字化

  為什么是數字化?這正是西門子突出強調的三化概念中,邏輯上最上層的一化,也正是西門子要在自己具有明顯市場優勢、產品優勢、解決方案優勢的離散制造業積極推進的下一個階段性的戰略目標。

  胡桉桐告訴記者:西門子在積極實踐德國國家戰略工業4.0的遠期目標的路線上,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推進數字化工廠業務。數字化工廠是將產品從研發設計,到測試驗證,到生產制造,通過數字化工具將數據鏈,信息鏈串聯一起,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這樣做就是在構建信息物理融合系統(CyberphysicalSystem)。更多的生產相關的數據都會從設計前端直接傳遞過來,而這種虛擬的數據可以做到易傳遞、易保存、易修改、易重用。所有制造端需要的制造信息都已經在數字化的虛擬空間中存在了;對于現實的物理空間中,工廠今天要生產什么,明天又要生產什么,生產工藝如何改變,產品質量如何得到有效保證,這都可以直接從虛擬空間中調用,直接準確高效地用于生產。

  那對于中國的離散制造業企業,這種數字化工廠的愿景目標能否實現呢?如何能夠較快地實現呢?胡桉桐解釋說:離散制造業企業,尤其是在市場中活躍的,如中國的離散制造業企業,需要數字化工廠技術。這一點我們非常清楚。這也是我們為什么如此明確的將集團的名稱都直接使用數字化工廠這一概念的原因。西門子提供360度全系列的數字化工廠解決方案,并基于當前市場發展狀態提出數字化工廠的清晰愿景,數字化工廠就是工廠的未來。

  正如機器取代人力、牲畜主導生產過程,機械化、電氣化、自動化的發展經歷了長期的過程,同樣,數字化也需要個發展過程。中國的制造業企業根據自身發展需求,會選擇不盡相同的道路實現數字化工廠愿景,我們完全可以為此提供個性化的解決方案。至于企業如何為實踐數字化工廠愿景做工作,胡桉桐先生繼續說道,我個人認為,要抓住模擬(Simulation)概念這個核心,這是數字化工廠的精髓所在。制造環節本身,是一個非常重要而且復雜的環節,涉及的工藝、工具繁多。我們建立相關的虛擬化模型,并隨時可以改進,調整它;我們利用計算機虛擬化的計算能力、云技術,構建一個制造導向的數字化世界。剩下的,我們只需決定在真實的物理世界中,選擇哪一種產品,去完成相關的自動化制造流程而已。

  在胡桉桐先生眼中,數字化工廠給工程師提供了一種可能,一種將產品研發與制造執行一體化的可能。這將改變原來很多傳統的制造程式,節約大量的時間。

  互聯網經濟

  當今商業市場中,需求變化快速。如果誰能搶先一步,誰就能贏得市場。反之,對市場的反應慢就意味著被淘汰。在手機領域,巨擘諾基亞迅速滑落直至轟然倒下就是例證,速度之快不禁讓世人唏噓。胡桉桐介紹:每年圣誕節期間,都是手機的銷售旺季,手機廠商都計劃選取此時推出自己最新款的智能手機產品去贏得用戶。然而,如果因為在制造環節中一個工藝環節出了問題,比如某個制造工具問題,或者是在CNC控制上出現了程序設計問題,造成產品不能如期上市,那任何決議就將不止是一個如果去解決生產工藝細節問題的決議了,而是一個關乎贏得市場或退出市場的決議。這就是互聯網經濟的殘酷,這也就是當前市場發展走向的現實。最終用戶花錢買的不僅僅是一個產品,更是一種體驗,一種滿意度。如果某家制造商能最快速地提供有質量的產品,那它就贏得了市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胡桉桐斷定:以汽車、消費類電子、快消產品為典型代表的離散制造業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快,比誰能制造的更快,供貨周期更短。當前市場上,30%的汽車消費者已經在消費前選定了自己心儀的顏色,內飾、座椅等個性化細節,然后翹首企盼自己心儀的汽車盡快交付,盡快體驗。而這一特點正在更大范圍、更多領域中蔓延。這就是誰也躲不過的互聯網經濟特質。

  中國機遇

  很多中國制造業企業常常陷于壓縮生產成本的惡性循環而難以自拔,因為他們認為,如果要改造工藝,實現更為先進的自動化,達到國際化高標準的質量管理控制水平,這些都意味著額外的成本開支。但他們并沒有想清楚的是,如果沒有這些基礎,就做不到與互聯網經濟大勢向匹配的,在制造端足夠的快速反應能力。那隨著市場需求變化的加劇,靠一味地低成本制造,路只能越走越窄。如果在市場上拿不到利潤,就沒辦法再進行投資。一旦產品不再符合市場需求,退出是必然的選擇,企業主失去的不只是錢,而是整個業務。值得慶幸的是,互聯網經濟的發展推動制造業轉型需要一個過程,而在這個過程中順應發展的企業必將取得競爭上的優勢,反之,反應遲緩的企業自然逐漸掉隊,直至退出競爭。

  數字化工廠對于西門子而言,同樣將是一個需要發展過程的大事業,這個周期也許是20年。在這樣的事業中,胡桉桐先生尤其對軟件發展的貢獻力最為看好。他說:軟件能給工業帶來的改變著實令人印象深刻,嘆為觀止。比如工程師拿著iPad在工廠中巡視,iPad中顯示的數字化世界能對他的各項工作提供報告和指引,那是一種多么酷的體驗呀!數字化工廠,就是西門子這一工業巨人用互聯網思維考慮未來工廠發展方向的核心方案,它體現出了制造的演進服務于市場需求變遷的哲學思想,也開啟了有效支撐互聯網經濟發展大勢深度實踐的序幕。生產制造這個環節是否會在未來某一時刻,成為制造業企業自身在互聯網經濟語境下競爭的發展瓶頸,也直接勾勒了誰將在未來競爭中最終勝出或出局的基本態勢。

  另外,胡桉桐也再次強調,中國制造業市場對于實踐數字化工廠愿景目標的意義重大,這里是世界工廠,西門子已經把中國市場單獨作為一個業務區域進行管理,這里的發展與成功對于西門子而言,意義重大。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胡桉桐的話:西門子中國版的數字化工廠的實踐成功與否,將是西門子推進其互聯網經濟下,數字化工廠的價值論斷的最大機遇與考驗。

娛樂八卦
頻道推薦
85255彩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