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打擊,雙十一狂熱的背后中國制造業正在遭遇什么?

時間:2019-11-15 10:36?????? 來源: 領潔衛浴

  平臺電商帶來的交易成本遞減、以及零邊際成本效應,正在迅速地造成市場對企業的替代,這會給中國的制造業帶來致命的打擊。

  自1999年阿里巴巴誕生以來,電商企業發展迅猛,時至今日,已經取代線下實體店成為中國商業零售的翹楚,而且還有進一步替代線下交易的趨勢。這樣一種發展態勢對于中國經濟的增長究竟是有利還是不利?這是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問題。

  首先,我們有必要對電商和線下實體店加以區別。以平臺交易電商為例,它既是一個企業,又是一個市場,這與線下實體店僅僅是市場中的一個企業在性質上是截然不同的。電商企業的這種獨特性,導致市場交易內部化,在某種程度上變成了企業內部的事務,其結果是既可逃避監管,又可規避稅收,同時還能向平臺上的銷售主體收取租金。可謂是一舉三得。

  如果電商再把支付系統加以捆綁,那么平臺電商就會演變成為一個自組織系統而為所欲為。此外,平臺電商還可使用公共資源來完成其各種各樣的交易行為,那就是由政府投資的公共網絡。但是實體店僅能使用私人資源,不僅要支付價格不菲的店面租金,而且還要面對來自政府各個部門的監管。面對平臺電商這樣的中間商,普通實體店就不再可能與其公平競爭,于是平臺電商便迅速地走向壟斷。

  市場替代企業之危害

  就像所有壟斷一樣,平臺電商壟斷帶來的社會經濟效應當然也是消極的。對此,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加以分析:

  第一,是平臺電商壟斷帶來的勝者通吃效應。互聯網為平臺電商企業降低了交易成本,平臺電商企業利用由此產生的網絡效應,構建了一個一體化的市場。一體化市場盛行勝者通吃的法則,行業第一就是唯一,從而是不可競爭的。

  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平臺電商企業不僅可以控制價格,而且還可壓制來自實體店的競爭,從而破壞了自由競爭的市場秩序,最終受損的不僅是消費者,還有為平臺電商提供商品的供貨商。有關這兩方面的福利損失,我們將在下文中進一步分析。

  第二,是平臺電商企業發展帶來的、具有零和博弈性質的替代效應。從最近幾年的宏觀統計數據來看,全社會消費總量隨著經濟增長而增長,但并未與平臺電商的發展而同步增長,那么平臺電商增加的交易量只能是來自于對實體零售商的再分配,而不是流量創造,由此產生的效應就是線上對線下的替代。這種替代效應不僅僅體現在交易量上,而且還體現在其他很多領域。

  比如,線上交易增加了物流業的就業,但是卻減少了線下實體店營業員的就業機會;線上交易帶來了物流倉儲業發展,但是卻破壞了現有零售商業的業態,并造成了商業地產的危機;線上交易支付的發展方便了網上結算,但是卻對銀行業造成了沖擊。這些替代給平臺電商企業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但卻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成本。

  包括結構性失業的增加、城市商業環境的惡化、居民消費樂趣的減少,以及由電商企業開展影子銀行業務造成的資金成本和金融風險的增加等。

  第三,是零邊際成本帶來的逆向替代效應。科斯定理告訴我們,只要市場交易成本不為零,便會發生企業對市場的替代。企業的邊界是在企業管理成本與市場交易成本剛好相等的那個均衡點上。企業一旦產生,便會帶來一系列市場本身所不具有的新要素。比如只有企業獨有的組織資本,包括研發機構、中試實驗室、生產流水線、銷售網絡等;再如企業特有的專用性資產,包括特定的生產設備與技術等;還有屬于企業的無形資產(品牌等)。因此,從理論上來講企業可以替代市場,市場也可以替代企業。

  但是,從實踐的角度來講,企業可以替代市場,市場則不能逆向替代企業,否則就會造成企業資產的流失與社會生產力的破壞。然而,平臺電商帶來的交易成本遞減,以及零邊際成本效應,正在迅速地造成市場對企業的替代,這會給中國的制造業帶來致命的打擊。

  第四,是對中間商委托代理關系的破壞。中間商存在的價值就是利用其信息優勢來降低買賣雙方的交易成本。作為買賣雙方的代理人,首先要確保供貨商的利益,那就是必須保證供貨商有議價權;其次也要確保消費者的利益,那就是要確保商品和服務的質量。

  平臺電商當然也是一個中間商,但是,我們不難發現,平臺電商作為一個中間商基本上沒有承擔起這樣的職責。自平臺電商走上壟斷之路后,供貨商的議價權不斷被剝奪,平臺電商網絡上假貨充斥,居然還敢挑戰道德底線,說是平臺電商網絡上交易的假貨比品牌商品的質量還要好。

  第五,是對政府監管的替代。平臺電商作為一個自組織市場擠出了政府的監管。平臺電商替代政府之后,會對其控制的這個自組織市場進行有效的監管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它既是企業,又是市場,從而有放松監管、擴張市場交易的內在沖動,很難做到完美自律,也不太可能像政府那樣站在全社會的角度,對市場進行有效的第三方監管。這或許正是平臺電商網絡上假貨充斥的原因所在。

  減輕消極效應的對策

  面對以上問題,對平臺電商企業的壟斷與不正常的發展加以控制已經刻不容緩。根據上文的分析,大致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推進:

  第一,針對平臺電商零邊際成本產生的逆向替代效應,可以借鑒托賓稅,對平臺電商網上交易開征交易稅。零邊際成本使得平臺電商的網上交易進入到一種類似于物理學所定義的零摩擦世界,一個沒有摩擦力的世界是很可怕的,因為所有的物體都會滑倒在一個沒有摩擦力的世界里,于是就會帶來各種各樣的災難。

  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托賓觀察到了速度不斷加快的國際資本流動,建議往飛速運轉的國際金融市場這一車輪中擲些沙子,這就是著名的托賓稅,其目的是為了增加國際資本流動的摩擦力,借以達到穩定國際金融之目的。我們可以借鑒這一擲沙子的做法,通過對平臺電商網絡交易征稅來增加其交易成本,達到減緩電商市場對企業逆向替代的進程,進而達到穩定經濟基本面之目的。

  對于這樣的政策建議人們當然會提出異議,這不是在壓制市場創新嗎?我們的回答當然不是。就像歷史已經反復告誡我們的那樣,并不是所有的科技進步都會造福于人類,也并不是所有的市場創新都會促進經濟增長。互聯網創新的真正意義在于它可以幫助人們和企業突破信息約束,而不是為了讓人們丟掉工作,或者如同本文所分析的那樣讓企業被市場逆向替代。

  第二,針對平臺電商企業利用互聯網公共資源與線下實體零售商所進行的不公平競爭,可以對平臺電商征收網絡資源稅,這就像實體零售商必須支付店鋪租金一樣,以便確保線上交易與線下交易可以展開公平的競爭。或許會有人對此建議提出質疑,這種提高交易成本的做法會降低網購消費者的福利。

  但是,這里存在一個十分明顯的悖論。平臺電商的互聯網交易會產生一種囚徒困境,平臺電商降低了交易成本,給消費者帶來了福利,但是零邊際成本又帶來了市場對企業的替代效應,于是,當人們作為消費者時,雖然可以通過網購而增加所得,但是,當他們作為勞動力進入勞動市場時卻又可能面臨失業的風險。

  再從邏輯上來講,一個人要想成為消費者,首先需要成為生產者。所以,要走出以上所說的囚徒困境,就必須適當放棄網購帶來的福利,而確保就業可以帶來的基本利益。

  第三,針對互聯網+,就需要對平臺電商的壟斷性投資行為加以必要的限制。當年微軟做出了將視窗系統與游覽器捆綁的決定,立刻就遭到了美國司法當局的堅決反對,并且做出了分拆的判決(最終微軟與美國司法當局達成和解,得以維持公司原狀)。今天,我們的平臺電商利用其壟斷地位所進行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難道還少嗎?惡意收購,隨意捆綁,提高進場壁壘的現象比比皆是。

  因此,對平臺電商的壟斷行為加以監管已經刻不容緩。除了加強對平臺電商企業的反壟斷管制之外,政府有關部門還需要針對平臺電商既是企業又是市場的自組織特征,加強互聯網平臺電商企業的市場監管。

? 上一篇:布局大數據萬億市場 中山如何錯位爭先?_5
? 下一篇:沒有了

娛樂八卦
頻道推薦
85255彩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