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計中國制造:中國制造需“解渴”“洗牌”_7

時間:2019-06-14 14:08?????? 來源: 領潔衛浴

  1與51分別是2013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與人均制造業增加值的全球排名。懸殊的數字凸顯出中國制造大而不強之痛。對比國外的先進制造業,中國制造業究竟差在哪里?在邁向制造強國的苦旅中,中國制造業最急需的政策點落在何處?隨著中國制造不斷轉型升級,哪些領域又將最先面臨洗牌?本報特邀業內專家為中國制造建言獻策。

  中外制造業差在哪兒?

  記者:2013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為2.74萬億美元,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23.2%,約為美國的1.35倍、日本的3倍,高居全球第一。遺憾的是,體量大并不意味著質量過硬。同年中國人均制造業增加值僅為1977.9美元,全球排名第51位。中外制造業的差距表現在哪些方面?

  李鋒:制造業直接體現了一個國家的生產力水平,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在制造業領域尤為明顯。第一,重制造,輕研發。中國許多產品產量都居世界第一位,但技術很多是從國外引進的,原創技術少,技術開發與技術創新能力薄弱。第二,重銷量,輕品牌。中國制造企業缺乏世界品牌。全球品牌咨詢公司Interband發布的2014年全球最佳品牌榜100強,只有華為一家中國企業入圍。同時,中國出口商品中約90%是貼牌產品。第三,重產品,輕服務。當前世界制造業服務化的趨勢日益明顯,中國制造企業管理機制、管理思想落后,缺乏活力,憑借較為完善的制造能力可以做出不錯的單體設備,但沒有配套服務。

  馬濤:中外制造業的差距表現在四方面:第一,中國制造業多數行業處于全球價值鏈的下游,也就是增加值較低的生產、組裝等環節。增加值高的研發、設計和營銷等環節多被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占據,這是導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低的根本原因。第二,中國服務型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與發達國家還存在差距,有較大提升空間。第三,中國工業品的品質和增加值相對偏低,與美、日、德等制造強國存在差距。盡管上述國家生產的產品中國也能制造,但是制成品中的人力資本等要素含量相差較大。第四,中國制造企業的創新能力與發達國家差距較大。

  《中國制造2025》是中國實施制造強國戰略的第一個十年行動綱領,提出要用10年時間,讓中國邁入制造強國的行列。屆時,中國將大大縮短與發達國家先進制造業之間的差距,不僅制造大國的地位穩固,創新能力增強,全員勞動生產率明顯提高,中國制造業在全球產業分工和價值鏈中的地位也會顯著提升。

  張莉:大而不強一直是困擾中國制造業發展的難題。雖然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制造業生產國,但鋼鐵、石油化工等15個行業的技術水平比國際落后5~10年,部分行業甚至落后20~30年。技術差距主要體現在技術指標水平低、數字化技術運用低、自動化水平低等方面。即使在擁有較高技術的通信、半導體、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出口產品中,國內企業獲得授權的專利數也不足40%。

  由于缺乏自主知識產權和關鍵核心技術,中國制造的附加值偏低,出口效益未得到實質性提高,多數產業在國際分工體系中處于價值鏈的低端。在世界知名品牌中,中國品牌寥寥無幾,幾乎沒有占領發達國家市場的知名品牌。中國迫切需要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出口具有中國自主品牌的產品。

  來有為:應該注意到,中國與發達國家先進制造業之間的差距在很多領域已經明顯縮短。比如,近年來中國出口結構不斷優化,高技術產品出口比重提高,軌道交通、工程機械、發電以及一些重化工產業逐步走出去,一些企業國際化經營取得明顯進展。截至2014年年底,中國高速鐵路運營里程達1.6萬公里,占世界的60%以上,成為世界上高速鐵路投產運營里程最長的國家;中國核電技術也已具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并輸出到英國、土耳其等國家;在通信領域,華為公司出現在Interbrand發布的2014年全球最佳品牌榜100強榜單中,成為首次上榜的中國品牌。

  中國制造之渴哪些政策可解?

  記者:有消息稱,《中國制造2025》后續政策將陸續推出,其中包括此前發布的總體性規劃中提出的相關任務、工作重點、重點發展技術的后續支撐政策,以及相應的財稅金融扶持政策等。對于當下的中國制造來說,哪些政策尤為迫切?

  李鋒:第一,聚集全球英才的人才政策。中國制造想要立足世界,應出臺聚集全球英才的政策,把人才資源開發放在科技創新最優先的位置,改革人才培養、引進等機制,廣泛吸引世界級科技大師、海外優秀專家學者、國際行業領軍人才到中國工作和創業,努力造就一批具備世界水平的科學家、工程師和高水平創新團隊。

  第二,充分釋放改革紅利的體制改革。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破除一切制約科技創新的思想障礙和制度藩籬,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推動科技和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打通從科技強到產業強、經濟強、國家強的通道,以改革釋放創新活力。在科技體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試,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完善科技創新機制,把創新驅動的新引擎全速發動起來,讓一切創新源泉充分涌流。

  第三,促進科技和金融結合的金融政策。科技創新需要金融服務支持,科技與金融密切結合能夠切實解決中小科技企業發展中面臨的融資難問題,推動資本市場為科技企業從成長期向成熟期順利過渡提供更有效的金融產品和服務。要突破金融支持成長期科技企業的瓶頸,積極穩妥地發展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基金,創新推廣符合科技企業特點的信貸模式與產品,加大銀、證、保合作力度。

  馮興科:首先,要為企業營造公平的市場環境。在向中國創造邁進的過程中,對中外企業、央企和民企等一視同仁,打破民企玻璃門,讓企業真正成為市場創新的平等競爭主體,在市場中靠創新、技術取勝,而非靠壟斷、補貼維持生存。

  其次,通過機制創新解決制造業動力不足的問題。目前制造業資金回報率僅為5%~6%,同金融、房地產行業相比,制造業的平均利潤率太低,直接導致很多企業家和投資者寧愿將資金投向資本市場、也不愿投入制造業局面的出現。只有通過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從頂層設計上統籌平衡制造業在國民經濟中的資金回報率等,方能改變現狀。

  再次,應該創新金融扶持政策,加強中國在制造業上的整體金融配套服務。一方面,人民幣匯率改革、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制定,都應該充分考慮制造業的有利發展;另一方面,應該鼓勵金融加強對制造業的政策性貸款,特別是加強針對中小制造企業貸款的金融業務。

  另外,亟待完善人才配套政策。中國在人才培養方面相對落后,高素質的技術技能型人才成為一大短板,這也決定了中國想要實施制造業強國戰略,必須要有匹配的人才配套政策,一方面,要加強培養或引進領軍人才和創新人才;另一方面,亟待加強對專業技術人才的培養。

  張莉:要實現和完成《中國制造2025》的目標和任務需采取多種路徑和措施,各個地區都要根據自身的經濟發展基礎和特色采取相應的措施,不能盲目趨同,一蹴而就。在信息化高度發達的國際環境之下,制定制造業發展計劃,出臺相關政策,要貫通生產、流通和消費,不能將生產制造孤立于供應鏈體系之外,尤其是不能將重點鼓勵性產業集中在某幾個甚至某一個領域,否則,很可能又重復產能過剩之路,乃至形成中國制造產量第一、市場需求卻不旺盛的局面。所以,各地在執行《中國制造2025》行動綱領時,還是要鼓勵特色發展、創新發展,避免同質化競爭。

  馬濤:首先,要加大對自主創新的支持力度,尤其是對創新型中小企業的融資支持。其次,提升制造業的知識資本,關鍵要對各種技能勞動力進行針對性的技能培訓,這是實現產業內要素升級的基礎條件。最后,降低流通環節的成本,這是提升中國制造品競爭優勢的一個重要方面。

  中國制造洗牌在即?

  記者:隨著制造業的不斷轉型升級,中國制造是否會出現新一輪的洗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哪些行業會較早跨入洗牌行列?

  馬濤:未來10年,全球價值鏈的演變將會重塑世界貿易格局。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供應商源頭,將轉移部分低端產業(或企業)到海外,這是中國產業和貿易結構轉型的必由之路。中國制造業工資水平上升將是顛覆性趨勢,全球供應鏈會因中國制造業低成本優勢的喪失而重新整合。此外,如果人工智能、機器人和數字化制造(數控機床等)三者并駕齊驅,制造業的革命或由此開始。

  隨著中國制造業的不斷轉型升級,部分勞動密集型低端產業不可能全部移至海外,部分會向中西部省區轉移。另外,外商在華投資成本的不斷上升,部分國家和地區對華直接投資出現一定程度的轉移。但也應看到,雖然東南亞國家的勞動力成本低于中國,但是由于基礎設施和勞動力的技能遠不及中國,產業從中國向海外轉移的規模不會特別大。

  從不同類型產業在國內的轉移情況來看,勞動密集型和能源密集型產業是東部產業轉移的主要行業,且以勞動密集型產業為甚,主要轉移向中部地區,能源密集型產業主要轉移向西部地區。技術密集型產業和資金密集型產業是西部和中部向東部地區轉移的主要行業,且以西部地區的轉移為主。產業轉移的調整過程和方式呈現出兩個特點:產業轉移是漸進式的發展;成本導向的低端制造業開始轉移至成本更低的區域,高端領域正迎來越來越多的外資布局。

  李鋒:隨著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中國制造會出現新一輪洗牌。首先,轉型升級較快的制造企業會兼并整合相對落后的企業。其次,未來10年,全球供應鏈性質的改變將重塑中國制造的格局。中國將剝離很大一部分低成本制造業。再次,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不僅將推動中國裝備制造企業聯合重組,共同走出去,還將吸引國外知名企業投資中國,進一步整合國內制造企業。我認為,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領域會較早洗牌。

  馮興科:中國制造在迎接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過程中必定會歷經重整和洗牌,甚至在某些行業會出現暫時的停滯和衰退。每一次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必然帶來新一輪的調整,只有主動迎接產業變革和科技革命的企業,才能成為業界的寵兒和新的領軍者。然而,這樣的企業并不多,并且大多屬于新的革命者。大多數成功的大企業都太依賴過去的路徑和模式而容易產生創新疲憊,最終落伍。我認為,通信、電器、汽車、能源、家具等行業會率先面臨洗牌的局面。

  張莉:高耗能、高污染,附加值低的產業將首先被淘汰出局。

娛樂八卦
頻道推薦
85255彩图库